舊書舖子

關於部落格
在街角遇見一本好書。
    
     花蓮市光復街57號。
營業時間下午1點到晚上10點
  • 1522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香港一瞥

香港一瞥                                                                    文:何立民


那酒家
很客套的引我們就了座,但服務生的臉上看不出誠意,我拿著旅遊書以及桌邊的菜單,書上介紹了太多反而不知所措,看了半响,服務生來,不禮貌的問我們要喝什麼,隨意的點了檸檬茶並問他:「能不能介紹幾道菜?」。這服務生不耐的說:「這書不都寫了嗎?」。一怔!吃東西竟也要惹氣,我隨意點了燒鴨以及蟹肉煲麵,燒鴨是吃了但煲麵僅嚐兩口,便不客氣的擺到付帳,仍收我服務費。不吃,只是對他們的報復,但或許對這家盛名逾半世紀的老店是一點也沒有用的。其實,香港店家的服務態度已改善很多,在2002年第一次去香港時,香港人不太會說中文且每家店待客都不太搭應,但這次去香港,大多店家都會說中文了,服務態度也多親切,而那酒家是將過去香港酒店面貌及待客文化徹底保存了,供來客回味。


文武廟
發現文武廟不是藉著旅遊書按圖索驥,而是偶然巧遇,為了找高呼希雲這家織布店,走了大段的皇后大道中,才知道往荷里活道是免不了要爬坡的,轉威靈頓街轉擺花街,再轉、再轉,竟見到了這廟,迥異於台灣寺廟的建築風格。光見這廟屋脊形式便令人陶醉,在台灣寺廟的屋頂形式,不論是一條龍式、三川脊式、斷簷升箭口式,屋脊皆是平整的,脊面以華麗雕花忠孝節義泥塑上彩,脊上擺著雙龍搶珠;在文武廟,脊上先以鏤空青磚琉璃,亦擺雙龍搶珠。龍、珠在磚上,各自有各自的舞台;珠飾下方有青彩文樣,再下方,那脊面裝以桃園三結義的故事,是南方廟宇建築慣用體例。另主殿與次殿交界處,用了台灣見不到的護耳封火山牆;主次殿間不似台灣的廟宇直接相連而是有防火間隔。進入正殿,拜的是文昌君與關聖帝君,天井處有兩香爐,上方井然有序的掛著眾迴紋香、昏暗光線與裊裊輕煙,構成肅穆神聖的空間效果,坐在廟外街邊良久,欣賞這廟,一方面是腳痠。

朝行晚拆
逛嘉咸街是臨時決定的,主要是去了高呼希雲,老闆拿了這張地圖,上有地方性小吃以及在地傳統市集,上寫著,重建局今年公布正式展開收購「卑利街/嘉咸街」重建項目,重建後,這裡將興建大型酒店、商業大廈。打從2004年起,香港對於自身遭遇到的政治文化利益不再沉默。2004年53萬人上街頭要求董建華下台、2005年世貿在香港舉行,發生了示威運動,香港警察第一次向市民使用催淚彈、2006年中環天星碼頭停用,保育人士與政府衝突、2007年皇后碼頭停用,保育人士靜坐,皇后碼頭後被定為一級歷史文物。香港人不只向前看了,也開始往後看了,這本朝行晚拆便在嘉咸街的街道側一間年輕人開設的設計公司中購得,裡邊不僅述及了香港這20世紀來的空間史,並講到了唐樓的歷史,存廢問題,更多談及唐樓的外型與內部空間配置種種,並將唐樓定義為農村建築的延續。我上網查了些關於唐樓的資料,覺得論述上仍不大完整,比方照片中的牌樓,有些是沿街牌樓面的,他是類似於台灣販厝形式、有些外型素樸無華、有些有露臺有些則無,是需要在唐樓之下的類型學定義的。悠遊嘉咸街的同時,我想起剛來香港第一天在報紙上見到了正生書院想遷址梅窩,座談會上梅窩居民強烈反對,會場外遊行叫罵正生學生為吸毒仔、吸毒妹,正生學生錯愕流淚,隔天報紙開始有政界及文化界人士聲援正生學生,遷校事件揚揚,直到我回台,還沒完。網上搜尋結果,有報導說事件有泛政治化傾向。在台灣,打從80年代街頭運動不斷,往後抗爭也已習慣(或稱麻木),而香港現在正走著他們早該走的道路,殖民久了,把經濟以外問題甩開久了,總要回頭面對。空間議題,沒有什麼對錯,就是正反合,有個結果,但重過程,過程總是煩躁痛苦的。

六.四
在花蓮度過六四事件二十周年,當天在便利商店買了中國時報,怎麼翻也翻不到相關報導,心想,或許今天在台北會有什麼紀念活動吧,明天便有相關新聞。六月五日新聞也靜悄悄,在中國時報A17版面有彩衫軍在天安門獻花、吾爾開希質疑馬英九、後便是一張照片關於香港辦的二十周年燭光紀念晚會照片。翻開當期破報,有台灣人權促進會「評論」六四,後篇便是香港以遊行「行動」紀念六四的報導。這幾年來,台灣人對於六四,幾乎多是一堆不同角度切入的「評論」,實在不比香港的「行動」。這次去香港,在牛棚藝術村,裡邊有香港年輕藝術家的六四創作展,後得知是展覽的最後一天。一群香港年輕人將自己定義為80後青年,對於六四事件是模糊的,但他們覺得六四裡邊的理念是可以傳承的態度。在主展廳左側放了電視重複播放六四記錄片,右側牆邊有當時的報紙,電視前桌有大量六四書刊報導,我看完了這近50分鐘的紀錄片,又欣賞了裡邊的作品,其中有幅作品是在透明窗玻璃上貼著五星旗,再覆黑布幕,黑旗隱現;拿了一張海報,上書天安門廣場是世上最乾淨的廣場,圖是兩位藍衫犯蹲著清除gum(一種隱喻)。80年代前的我們,在台灣是不會忘記的,當時電視每日的情節式報導、中正廟前自發性的靜坐與天安門學生的電話連線、余光中寫了我的心在天安門、張雨生唱了沒有菸抽的日子、忘不了軍人突破外圈包圍天安門廣場時,一位青年當著軍人的面高舉步槍,劉曉波立即搶下,他知道天安門只要一有槍響,將就是一場大屠殺,前陣子劉曉波遭捕成了國際話題,我再翻一遍今年六四當日中國時報的頭版,上寫著金廈海纜,最快明年鋪…

樓上書店
旺角地鐵站下,一出口,在香港慣有延伸至街上的大幅店招中,見到了梅馨書店的招牌,序言書店也在同樓其中,兩間書店都是樓上書店,在7樓,但差了半樓層。梅馨書店以二手書為主,社會人文種類較多,可惜不屬於我的味,便什麼書也沒有買。序言書店則較像台灣的獨立書店,亦以社會人文類多,可惜店內的書在台灣都買的到,便不想增加行李的負荷。在台灣,便聽過阿麥書房的盛名,還沒去成,便已不再營業,很是可惜。網路上言,一些活動與書都搬到了Mackie Kitchen,成為我想去一瞥的動機,但,這裡已沒有在賣書了,看見店門口有一張現在詩大字報的廣告海報,上有夏宇簽名。那天,店裡放著盧廣仲的歌,很有在台灣簡餐店用餐的感覺。神州文玩書店是個人覺得最值得去的書店了,老闆經營了30年,為了持續經營把店般到了柴灣工業區去了,這店不好找,即使我找到了所在大樓,卻不知如何進出,直到警衛帶路,才得要徑。這店把老書全都展了出來,不怕賣。即使是名片上印有的沈起予殘碑晨光版,亦在架上,不昂。找了幾本書,郭沫若的女神、馮玉祥詩歌選集、顧城的詩、馮至的詩與遺產、天涯不曉生的絕書…等等,算是此行最大的收穫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